腾讯分分彩走势图 > 拍卖 >

南京低价拍卖别墅凶宅往事:男子骗保假死引惨祸

  备受外界关注的南京“凶宅”别墅,在经过138轮激烈角逐后,终于被拍出了。

  6月12日上午,一位神秘买家以786万的价格拍得这座“凶宅”——位于南京江宁区的翠屏山脚下,瑞景文华小区内的一栋别墅。

  这栋422平米左右的别墅,最终竞得单价不到2万元/平方米,远远低于该小区二手房均价单价3.2万元/平方米。

  七年前,就在这栋宅子的车库,一名叫做常鉴勇(化名)的男子被杀害并惨遭碎尸,尸块随后被扔到了小区背后的翠屏山上。

  颇为戏剧的是,这竟是该男子第二次死去,他上一次“死去”是在2006年。而当年为他第一次“死去”而伤心的岳父,后来竟成为了让他下地狱的“催命判官”。

  他的岳父,以及比他小八岁的妻子——南京某美容院的老板,正是这一切的“导演”。

  当年,常鉴勇决定“死去”后,已给自己的末日埋下了种子,也注定了接下来的一切彻底失控。澎湃新闻()通过梳理判决书等卷宗资料,逐一还原这个充满着传奇色彩的惊悚悲剧,而这则为后来被炒得沸沸扬扬的别墅“凶宅”埋下了故事。

  据《检察风云》杂志透露,常鉴勇在日本曾和一日籍女子结婚。入籍日本后的常鉴勇,更名为常本鉴勇,在日本开拓保健品市场的他,事业上曾经小有成就。

  2000年左右,常鉴勇在日本遇到了比他小八岁的南京女孩李素美(化名)。当时,30岁左右的李素美正在日本学习美容养生。

  相识、交往一段时间后,两人很快在日本登记结婚。李素美也得以入籍日本,并拥有了一个日本名字,常本素美。

  然而,据相关案件判决书显示,两人婚后感情并不和睦。同时,受到经济大滑坡的影响,他们在日本的生意也每况愈下。

  回国后,常鉴勇立马奔赴老家兰州筹款。但回到老家不久后,妻子李素美打来电话,称他们的女儿回国后水土不服,上吐下泻。

  于是,常鉴勇决定先行乘坐飞机赶回南京。同时,他让三弟常鉴辉帮忙把自己的车开回南京。

  据相关判决书显示,2006年8月19日,一辆桑塔纳轿车在丹拉高速公路行驶过程中发生火灾,车辆失控,一人被当场烧死在车内。

  面对这一“乌龙事件”,李素美并没有向外界宣告自己的丈夫没死,而是开始为常鉴勇办理户籍注销,以及保险赔偿等事宜。

  《检察风云》杂志透露,二人曾在日本多家保险公司投有巨额的人身意外伤害保险。常鉴勇这一“死”,可获理赔总额折合人民币上千万元。

  常鉴勇自此成为了“黑户”。作为“已死之人”,他的户口被注销,不得不隐姓埋名过日子。

  他常年用着假身份证,孑然一身。他在南京和兰州的两个家都不能回,一旦现身,骗保之事就会败露。

  过这样的日子,常鉴勇没能坚持下去。最终,他还是选择了回南京,现身李素美家中。

  于是,常鉴勇没死,不再是夫妇二人独有的秘密。常鉴勇夫妇骗保的事,也就此被更多人得知,其中包括其岳父,也就是李素美的父亲李东横(化名)。

  《检察风云》杂志透露,李素美一度给过常鉴勇三百万元,让其出去吃喝玩乐,并不要再回来纠缠。

  然而,用光钱财后,生活依旧无法继续的“死人”常鉴勇,还是多次回到南京找李素美,要求回归正常生活。

  不归还护照,这是李东横、李素美父女的“底线”。他们始终担心,将护照还给常鉴勇后,骗保之事随即败露。

  那天上午,常鉴勇前往李素美位于瑞金北村的家中,位于南京闹市区瑞金路附近。进门后,他照例和李素美以及李东横发生了争执,只待了十几分钟便离开。

  “没有身份好几年,头脑好像都不对头,就是要拿护照,感觉有些歇斯底里”……

  那天晚上七点,常鉴勇老家跟过来的一位亲戚,前往瑞金北村找李素美单独谈谈。聊了一个小时左右,李素美说美容店有事,出去了。

  又过了近一个小时,李素美回来了,并说现在要出去和常鉴勇见面聊。于是,常鉴勇的亲戚起身离开回宾馆。

  李东横向法庭供述称,他在2011年2月中旬,也就是案发前一周,面对紧紧纠缠的常鉴勇,有了如此念头。

  于是,当2月26日常鉴勇再现南京,李东横下定了决心,让这个假死之人“真死”。

  当天下午,李素美以前男友老来烦她为由,让朋友找了三个“马仔”,要求帮忙把人捆起来,并送到精神医院去。

  当晚,“马仔”就位。当常鉴勇坐上李东横父女的奥迪轿车后,三个“马仔”紧随其后上车,常鉴勇在后排被三人制服并捆绑。

  离开瑞金北路小区,车辆一路飞驰。双桥门立交监控信息显示,车辆于晚上20:47经过双桥门立交向南驶去。

  最终,车辆停在了瑞景文华小区142号别墅车库内。李素美的这座豪宅位于南京市南郊的翠屏山脚下,僻静,远离闹市区。

  随后,处于五花大绑状态下的常鉴勇,被时年已71岁的李东横猛击头部数下,渐渐没有了意识和呼吸。

  22:07,李东横父女驾驶的奥迪车再次经过双桥门立交,这次是由南向北行驶。作案后,他们一度离开瑞星文华小区。

  在车库内,李东横用早前在超市买好的菜刀等工具将常鉴勇肢解,并装入垃圾袋,抛至小区背后的翠屏山上。

  完事后,凌晨两点多,李素美还给负责找“马仔”的朋友打电话通报,说人已经送到精神病院了。

  判决书显示,惨遭碎尸的常鉴勇,直到2月28日12时40分左右,被两位路人在翠屏山靠近山顶的地方发现。

  随后,民警通过提取指纹、血迹等侦查手段,认定李东横和李素美父女有重大作案嫌疑,并迅速将二人抓获。

  被装在塑料袋中、挂在山顶树上的常鉴勇,最终还是没能要来护照,而是通过死去的方式,证明了其曾经活着。